其其乐小牙

最想拥有的是本事

吹笛人(暂定)

     金泰亨边走在回家的路上边哼着小曲,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闵玧其稍显疲惫又带着警惕的脸,胸中不断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喜悦之情。

     经过那条回家必经的暗巷时,隐约听见角落有些许的喘息声。刚看见闵玧其时金泰亨就注意到了他身上与自己相同的制服,啊,是校友啊。本着同校同学互帮互助的友好原则走上前去询问了一下对方是否需要帮助,结果对方好像完全没有要领情的意思。

     金泰亨也识趣,没说什么站起来走出了小巷,那么那个意味不明的笑代表着什么呢?其实也没什么太高深莫测的含义,只是闵玧其脸颊带伤警惕望着自己的表情太可爱了于是情不自禁地就笑出来了。

     “难泡小猫,真有意思。”

     金泰亨长着一张普世大众口中的英俊面容,从小到大爱慕者像海水涨潮般一浪接一浪,他也不是完全都不接受,只是能长久保持的少之又少。爱意这个东西啊,就像涨潮时的海浪一般,来的快去的自然也快。

     分分合合得多了,对爱自然也就麻木了,爱对金泰亨来说就像一座迷城一般,时而热烈时而荒凉,让人迷失与沉沦。所以他干脆把自己全副武装了起来,对源源不断的爱意都照单全收,待对方对他的麻木与公式化感到厌烦时自顾自地离开就好了。

     “你简直就像一座满载糖衣炮弹的空城。”

     这是某一个前任在离开前对他说的话,满载和空城,真是矛盾呢。但是不去追究这点小矛盾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不是吗?

     这句话突然出现在脑子里的时候,金泰亨的歌声顿了顿,又去想这么久远的事了啊真是的,最重要的是专注眼前啊,眼前。

吹笛人(暂定)


   “你没事吧?”

   这是金泰亨对闵玧其说的第一句话。

   本打算在这坐会儿恢复恢复体力就回家的闵玧其闻言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在昏暗小巷中看不清对面人脸上的表情。

   “没事。”以为来人是多管闲事的热心市民张先生李先生或是随便谁的闵玧其随口应道,随后便埋下头不再说话。

    谁知对面站着的人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甚至不依不饶地问道“可是我看你脸上的伤,不像没事的样子。”听到这话,闵玧其先是一愣,随后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脸,果然,手背有些湿乎乎的感觉。

   啧,伤到脸了啊。

   就在他发呆的间隙,突然觉得眼前仅有的一点光被挡住,小巷好像更加昏暗了,微微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满是好奇与担心神色的眼睛。对面的人突然蹲了下来,好像想把他扶起来。闵玧其一向讨厌肢体接触,更别说跟一个陌生人肢体接触了,下意识地闪身躲开了对方的动作,这下轮到金泰亨维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楞在原地了,原本该有只小猫的怀抱空空如也。

   而小猫本人正一脸警惕地盯着他。

   金泰亨被闵玧其的表情逗笑了,不但没有因为闵玧其的戒备而生气,反而会心一笑,之后起身后走出了小巷。

   闵玧其见对方走了,总算放松一些,但目前还有更麻烦的事要处理,脸上的伤究竟该怎么解释还是个问题,一想到家里人紧张兮兮的脸,闵玧其没由来地感到烦躁,想着今天就去到处溜达一会儿晚点再回去好了。

遇见这样的姐妹我可太幸运了

焦灼小陈 激情创作

月底算账有感:



减少购物 这很重要


以屎的姿态成年了💩🎉


喝汤博主😬
soup is so good🎉🎉🎉

想要一个情绪的安全出口


Нефрит:

写了个三脚猫的动态规律,主要是我平常画动态的时候用的,简而言之就是无论整体还是细节都有一个“节奏”,通过“趋势”的变化达到平衡。身体上最明显的地方就是肩部和髋部的倾斜变化,所用以这个来举例子,细节结构上最明显的就是腿部从上到下的走向和左右肌肉、骨骼倾斜对比,所以用这个来举例子

个人感觉,动态上难的是小幅度、比较静止的动作,如没有任何姿势地站立、缓步行走、较对称的坐姿等,因为变化幅度小,找到合适的重心来表现状态(不仅是理论上的一般情况还有其他和生动性挂钩的感受部分)是有些难的。透视上难的则是复杂、剧烈的动作,这种动态上反而要简单,因为趋势非常明显,也容易形成有张力的构图

其实还要配合身体各体块的旋转什么的,但是太多,怕写乱了就先不提

长成这样呢可能是因为身体需要保持平衡的需求。解剖??没有学过先不乱讲,但大概意思就是:逐渐进化使得各部分受力都有最好的状态,可以保护各结构,运动时不会摔倒,静止时也能更加舒适。这种节奏和平衡特别符合“美”,人体一直都是美的,而且美得很精妙。

(我人体也画得就那样,写点个人方法主要是实用,不一定对


菜头是个好菜头